返回

别惹那个酒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6章 律水真晶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棠醉此刻已经被吊住了胃口,有些迫不及待想见此物一眼了。

    毕竟此物乃是真水剑门元婴期大能所留之物,肯定和真水剑门有莫大的关联。不然也不会如此小心,交付给赵无极。

    秦贺仪说道此处,不再言语。有些倦意的闭目养神起来,他一心向道,更是一生未娶。所以对这个外甥女,十分疼爱如同自己的女儿一样。

    可惜赵卢月先是父母早亡,紧接着金丹期的爷爷也被人害死。若非有他这个舅舅,只怕必定受尽凌辱。

    所以打定主意此物在江北水源城一出手,就把赵氏宝斋的店铺转手出去。带着赵卢月回到御灵宗,安心培养她就好了。

    无形中蹚了这浑水,他小小的筑基期也有些无可奈何起来。若是将此物交给真水剑门,只怕免不了要被杀人灭口。

    那水清仙子以狠毒著称,如何能放过知晓此事的,他一个御灵宗的弟子。

    赵卢月此事缓缓进来内堂,立在桌边从怀中拿出一物递给秦贺仪后,便不言不语起来。

    秦贺仪将此物摊开在手掌之上,只见明黄色的绸缎层层包裹。这明黄色的绸缎竟然也是稀罕之物,可以阻挡神识的探查。

    秦贺仪一层层将明黄色的绸缎打开,但见包裹之物竟然是一块黑褐色的石头!

    棠醉定睛一看暗觉此石头的不凡,虽然气息内敛,但是心头感应此物必然和自己有一些莫大的机缘!

    黑褐色的石头上面遍布着符文,符文皆是气息内敛,如同将此物层层隐蔽起来。棠醉一看之下,发觉这黑褐色石头上的阵法最少有五六个之多!

    秦贺仪接着说道:“想必道友也看出来了,此物上面的隐藏气息的阵法足足有七个之多!皆是不凡的法阵叠加起来,更是形成了连环阵法。

    若是不的法门之人,想要破开必定会毁掉此物!但是道友莫惊,此物秦某自然有解开之法,但是在此地却是万万不能的。若是此物的气息散发出一丝,足以被水清仙子感应到!我等必定身死当场!”

    棠醉越发好奇起来,此物如此重要。到底是何等物品!

    秦贺仪之所以做如此多的铺垫之语,主要是想要对棠醉说清利害。

    此刻解释道:“此物就是在九州修真界也是难得一闻之物!名曰——律水真晶!

    相传真水剑门传承上古而来,当时天地灵力充沛至极。极品灵石虽然也十分稀少,但是依旧有一些极品灵石矿脉出现。

    有一条极品灵石矿脉在大楚疆域突然出现,而且极品灵石的产量极大!且都是水属性极品灵石!所以被多方争夺,而最后的谜团解开才发觉,极品灵石灵脉的源头,正是这律水真晶!

    更是引来多方血拼,最后真正的律水真晶在惊天爆炸之中,一分为五,这就是那五颗碎裂的律水真晶中的一颗!

    但是凭借得到此物,真水剑门的开派祖师建立起了庞大的真水剑门!所以此物的秘密到底是何,还是未能解开。但是价值,想必武道友也明白了吧!”

    棠醉听完,紧握着拳头。暗呼此物只怕蕴藏着更大的秘密,既然被自己遇到,自然不能错过!

    若不是这天大的机缘,遇到秦贺仪和赵卢月急着脱手,又寻找了自己这有缘人,如何能听到此等秘闻!

    棠醉自知如何表演,也难以掩饰自己的喜欢之色。所幸笑着认真的问道:“好!既然秦道友如此干脆,说吧!要多少灵石!亦或者换取哪些物品,但凡武某有的,绝不推脱!”

    赵卢月见棠醉如此干脆的答应下来,顿时长出了一口气。

    秦贺仪冷冷的说道:“十万上品灵石!”

    “什么!”棠醉紧皱眉头,惊呼起来。但是旋即一想,若是放到外界的拍卖会只怕价格必定是天价。

    别说十万,就是百万都有人要买!必定此物的价值,岂是灵石可以衡量的!

    可惜棠醉当日购买那白薷生死饮,已经将灵石大部分给了司徒雷火。即使加上斩杀那曾横甲得到的三万多块上品灵石,也只有不过六万!

    棠醉叹气说道:“秦道友,不是武某扭捏作态!按照卢月姑娘用两种寻我的灵兽秘法,自然感应到我身负大量灵石。

    但是如今也只有六万而已!若是要拿出十万却是千难万难!”

    赵卢月此刻惊讶的看着棠醉,万万没有想到这筑基期土匪模样的大汉,竟然能一口气拿出六万上品灵石!

    简直就是天价,要知道这赵氏宝斋的店铺,也不过作价一万上品灵石而已。

    赵卢月脱口而出说道:“舅舅!”而后重重的点了一下眉首,秦贺仪岂能不知律水真晶的价值,但是也无可奈何的苦笑起来,不断的摇着脑袋。

    思索片刻,秦贺仪重重的说道:“好!就六万上品灵石!不过此事虽有血誓契约,但是武道友千万不要对人说起。不然的话,你我三人都要死在众人手中!除了真水剑门,只怕许多大能也都想得到!”

    棠醉立刻拿出一个须弥手镯出来,秦贺仪暗暗打开,果然六万块上品灵石都在其中。

    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正当赵卢月以为要结束的时候。棠醉缓缓说道:“赵姑娘,武某虽然是粗人一个,但是也有一些手段。可否让某家看一眼你右脸上的瑕疵!”

    秦贺仪有些愤怒之色,这乃是赵卢月最为自卑的地方。

    棠醉接着并指一点额头,只见又变幻了一副模样。但是终究不是原本的样貌,秦贺仪顿时惊呆了。

    赵卢月此刻也不在掩饰,缓缓将掩盖右脸的头发挽起。一副绝美的容貌出现,原本黝黑的面目,白如凝脂起来。

    可惜右脸之上,布满了蜘蛛网状的黑色痕迹。显得狰狞可怖,十分丑陋起来。但看左脸如同月中仙子,单看右脸如同地狱修罗。

    赵卢月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家母当年怀孕之时,被迫外出历练,被幽冥魂蛛咬了一口。原本以为毒素接触,谁知道遗留一丝在腹中婴孩之中。所以卢月一出生便是如此模样。”

    说完之后,赵卢月已经难以抑制抽泣了起来。但凡女子,哪有不爱美之心。

    棠醉接着说道:“武某有两种秘法,都是非常玄妙的易容之术。叠加起来,足以可掩盖赵姑娘右脸的瑕疵。”

    说罢将《灵媚书札》和《真颜秘章》的两枚玉简,递给赵卢月。

    赵卢月迫不及待的打开看了一遍,而后跪倒在地,对着棠醉叩拜了起来。

    棠醉大呼不敢,接着说道:“无论如何,武某六万上品灵石能得到律水真晶,也算是天大的便宜了!这两枚玉简,虽然难得但也是武某的心意。希望秦道友和赵姑娘早日离开此地,得以好生渡过余生。”

    三人又言语几句,棠醉便借口离开了。

    别惹那个酒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