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思入梦恨别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23章,不喜欢祝慈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两人被打断了。

    郝燕连忙推开他坐起来,拉扯着凌乱的衣服,抬头时,她瞥了眼身旁的秦淮年,早已经重新穿戴整齐,一本正经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衣服理好后,郝燕起身去开门。

    看到外面行色匆匆的林茵后,她大为惊讶,“您怎么来了”

    林茵是联系了苏珊,找到了郝燕的住址。

    林茵问,“方便进去说吗”

    “当然”郝燕忙道。

    林茵换了鞋,被她招呼到客厅坐下,和秦淮年互相打过招呼。

    郝燕倒了杯温水,笑着说,“,您喝水,这么晚了,不知道您过来是”

    林茵接过水杯后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看了眼秦淮年。

    秦淮年见状,拿起放在茶几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勾唇道,“你们先聊,我先回书房发个邮件”

    待他高大的身影消失,客厅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

    林茵斟酌般的开口,“郝小姐,我今天突然过来,是有件事情想和你说”

    “您说”郝燕点头。

    林茵道,“我丈夫清则住院了”

    郝燕错愕,关心的问,“庄董事长住院了他没事吧”

    白天到墓园扫墓,她和秦淮年还遇到了庄清则。

    当时他们分开的时候,庄清则还好好的。

    林茵冲她笑着摇头解释,“没事,身体上没有危险,已经没有大碍了他今天之所以会在街上情绪激动导致突发性昏厥被送到医院,是因为他得知了一件事情,这件事也就是我想和你说的”

    “”郝燕莫名感觉到郑重。

    她有种预感,林茵接下来说的事情会很不简单。

    果然,她听到林茵一字一句缓缓道“郝小姐,你是清则的女儿”

    郝燕震住。

    她不敢置信的望着林茵,“,您刚刚说什么”

    林茵叹息道,“郝小姐,你妈妈和清则曾经是一对恋人,他们分手后,你妈妈怀了孕,但是选择没告诉清则,所以他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这件事”

    郝燕眉眼愕然。

    半晌,她才找回声音,“,这是不是弄错了”

    林茵缓缓摇头,“没有弄错,你可以看一眼,这是亲子鉴定我首先得和你道个歉,之前我没有获得你的允许,拿了你的发丝和清则的做了鉴定”

    郝燕迟疑的接过。

    当她看清楚内容以后,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颠覆了她一直以来的认知。

    郝燕虽然是被妈妈一个人抚养长大的,但始终认为自己的爸爸早就不在人世了,从未想过庄清则竟然会

    林茵小心翼翼观察着她的脸色,继续道,“所以郝小姐,清则真的是你的亲生父亲他知道真相后很懊恼,觉得自己对你有所亏欠,很想要认回你”

    郝燕脑袋里嗡嗡的。

    她抬手,打断了林茵的话,嘴角紧紧的抿起,“对不起,这件事太突然了,我还不能接受”

    林茵见状,长叹了口气。

    这是她预料中的结果。

    今晚林茵过来,任务就是告诉郝燕这件事。

    林茵知道事发突然,她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消化掉,所以并未强求。

    只是最后临走时,忍不住恳切道,“郝小姐,我能理解你此时的心情只是清则现在还在医院里,轻微的脑震荡,若不是我坚持替他跑这一趟,他想托着病体跑来找你明天你能不能过去看看他”

    郝燕嘴角仍抿的很紧。

    她沉默没有出声。

    送走林茵后,郝燕坐在沙发上愣愣的发呆。

    庄清则是她亲生父亲这件事,让她太过于震惊了。

    身上忽然一暖。

    之前避开的秦淮年走过来,把她搂在了怀里,“走了怎么一个人呆呆的坐在这里”

    郝燕将脸埋进他的胸膛。

    秦淮年身上的味道,让她温暖又安定,凌乱的心都仿佛有了依靠。

    郝燕把林茵的话都告诉了他。

    秦淮年听后也很惊愕。

    他沉吟了两秒问,“郝燕,你想要认他吗”

    郝燕低垂着眼睛,白皙的脸上,落下阴影。

    许久后,她才低低的开口,“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认为像妈妈告诉我的那样,爸爸在意外中去世了,我对爸爸没有任何记忆,而且现在我已经过了需要父爱的年纪了”

    秦淮年没有立场说什么。

    他在前不久的时候,才刚刚认回了糖糖,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懂庄清则此时想要认女儿的心情。

    秦淮年看着她睫毛低垂,很是心疼。

    他薄唇在她额上落下轻柔的吻,“很晚了,睡觉吧”

    郝燕点头,“嗯”

    秦淮年俯身,将她打横抱起走回了卧室。

    第二天,早上的天气有些清凉。

    杨姐很擅长面食,早餐做的是灌汤包,蟹肉的小包子蒸的精致小巧,搭配上软糯可口的南瓜粥,特别的美味。

    糖糖一口气连续吃了三个。

    郝燕显得很沉默。

    她捏握着白瓷的汤匙,在碗里拿起放下,金黄色的南瓜粥却几乎没少,看起来心事重重的。

    在接完电话的秦淮年坐回餐桌前后,郝燕仿佛做好了决定般,抬头望向他道,“秦淮年,我我想去趟医院”

    秦淮年表情倒是没有意外。

    他知道昨晚她缩在自己怀里,其实都没怎么入睡。

    郝燕小脸上神色敛起,抿唇道,“虽然我没有想过认父亲,但是,我还是想要和庄董事长亲自了解一下当年的事情”

    秦淮年握住她放在桌子上的手,“好,我陪你”

    郝燕心中温暖。

    庄家。

    这个时间,佣人也已经将早餐准备好了,并上楼通知。

    庄老夫人昨晚一整晚没睡觉。

    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庄老夫人在得知结婚多年来都没有生育的儿子,现在外面有个私生女后,心情没有半点喜悦,反而感觉好似活吞了只苍蝇一样。

    为什么偏偏是那个女人生的孩子

    庄老夫人不喜欢祝慈。

    当初庄清则带祝慈回到庄家时,她就十分的不喜欢,横看竖看都不顺眼。

    从楼上卧室下来的庄沁潼,看到脸色郁色走出来的庄老夫人,贴心的迎上来搀扶,“姑奶奶,您起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