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思入梦恨别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25章,您搞错了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郝燕来到留观的病房前。

    她从电梯出来以前,都能做出很淡然无谓的态度,可当脚步走到了病房前,心中到底还是感到紧张,下意识紧紧攥住了手心。

    病房的门没有关,她敲了敲迈步进去。

    庄清则靠坐在病床上,林茵则坐在旁边的椅子给他切水果。

    看到她,夫妻俩先是微怔后,都很激动。

    林茵连忙站起来,“郝小姐,你来了”

    郝燕颔首。

    林茵一边上前迎着她,一边欣喜的和庄清则道,“快进来坐清则,你看我说的没错吧,郝小姐一定会过来的”

    郝燕脚步挪到了病床前。

    庄清则眼睛从她进来就紧紧凝着没有离开半分,高兴又激动。

    林茵想要给他们父女两个空间,很贴心的找了个借口,“我去护士站取点医用棉签,你们聊”

    离开病房时,顺带轻关上了门。

    一时间,只有他们两个人,空气中有些尴尬和沉默。

    庄清则想要和她说的话太多了。

    只是此时全部堆砌在舌尖,让他的舌尖恍若千斤重,反倒不知从何开口。

    还是郝燕打破了沉默,“庄董事长,您头上的伤没事吧”

    听到她和以前一样,叫自己庄董事长,庄清则心中涌上许多失落。

    但他也早有心理准备。

    这样的事发突然,连他都到现在都还觉得做梦一样,更别说郝燕。

    “没事,只是轻微的脑震荡”庄清则笑着冲她摇头,顿了顿,语气有丝难以抑制的激动,“其实昨晚小茵去找过你后,我心里一直很忐忑,害怕你不会来,现在看到你,我真的很高兴”

    郝燕微微垂了下眼睛。

    她嘴角轻抿,低低的开口,“庄董事长,我今天来是想亲自和你了解一下”

    庄清则了然的点头。

    他望向一旁的窗户,目光悠远的飘散开来,似乎是在回忆多年前的一幕幕。

    庄清则全都告诉了她。

    从自己当初年轻气盛从家里跑出来,然后在一家小公司里打工遇到了独立漂亮的祝慈,以及两人从相识相恋到分手的所有过程。

    他们从一见钟情,感情浓烈,再到黯然分手。

    两个身份背景不同的人,时间久了,生活中总会出现分歧,最终败给了现实。

    庄清则眼里的伤心难过全都涌出来,哑声的对郝燕说,“我也是直到昨天才知道,原来我们分手以后,祝慈其实并没有结婚,她生下了你,又选择独自一个人抚养你长大”

    “”郝燕静默。

    想到昨天遇到的男人说的话,庄清则神色更加沉痛,“我想当时她应该是不想让我知道你的存在,所以才故意欺骗了我,说要嫁给别人,好让我不会再去打扰她,彻底划清界限”

    郝燕听后,沉吟的点头,“我了解了”

    她坐在刚刚林茵的椅子上,坐姿看似笔挺,实则是有些僵硬的。

    她在努力消化。

    这么多年里,郝燕的认知里都是爸爸已经去世了,毕竟她已经不是小孩子,已经成人了,过了需要父爱的年龄,她现在只是想要弄清楚事实真相。

    庄清则目光转回她的脸上。

    郝燕长得和祝慈实在太像了,五官轮廓都极为相似,他看着她的脸,就仿佛看到年轻时候的祝慈,心中越发的窒闷难挡。

    庄清则望着她呢喃,“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只以为你是祝慈和别的男人的孩子你姓郝,而我当初第一次和祝慈表白的时候,是在老街的赤耳湖,后来我们很多次约会都在那里赤耳加起来就是一个郝字,我早就应该猜到的”

    郝燕愣怔。

    她也是到今天才知道,原来姓氏是从这里而来。

    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爸爸姓郝。

    这样看来,或者从某种程度上,她的妈妈还是顾及到了庄清则。

    庄清则目光里充满了恳切,甚至有了些许闪烁的水光,“我知道,这件事太突然了,你现在一定接受不了,对不起,我知道的太晚了,我没能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职责,我很内疚和自责,我想你能给我个机会,让我们父女相认,好吗”

    郝燕双手用力的蜷缩。

    她嘴角蠕动。

    正要开口时,突然病房的门被人大力推开,“不行,我不能同意”

    病房门被撞到墙上发出不小的声响。

    郝燕回过头,只见由着庄沁潼搀扶走进来一个大概年过七旬的老太太,头发微有银灰,嘴边两道深刻的法令纹,此时满脸的戾气。

    从五官上,似乎和庄清则有一些隐隐的相似之处。

    只是气质上完全不同,庄清则英俊又儒雅,非常亲切,这位老太太却跟和善半点都不沾边。

    庄清则看到贸然闯进来的庄老夫人,微愠道,“妈,您这是干什么而且我们正在说话,您怎么就这样闯进来,至少应该先敲门吧”

    听到庄清则喊对方的称谓,郝燕更加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毕竟是长辈,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庄老夫人却故意正眼都没有瞧郝燕,甚至路过时发出了声鄙夷的冷哼。

    她大步走到病床前,将手里握着的一厚沓报纸,直接丢到病床上,“你先别忙着叱责我,你看看报纸上都报道了什么你有私生女的事情,现在已经闹的满城风雨了”

    庄清则看到后,虽然也感到愕然,但表情很平静的说,“无风不起浪,更何况这上面说的也都是事实”

    报纸有掉落在地上的。

    郝燕低头,伸手捡起了一张。

    看到上面的新闻,她也大为所惊,眉眼间都是惊愣。

    庄老夫人见状嘴角弧度向下,气不打一处来,“你简直糊涂这么明显的阴谋都看不出来昨晚你让小茵去找你那个私生女,结果呢,今天一大早上就冒出来了新闻,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咱们庄家都要被算计了”

    郝燕立即听出了话里的意有所指。

    她反应过来,庄家的老夫人是误会这些新闻都是自己搞出来的。

    郝燕感觉到荒谬可笑。

    她也是刚刚才看到新闻而已。

    郝燕站姿笔直,皱眉不卑不亢的替自己澄清道“庄老夫人,您似乎搞错了,这些新闻和我无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